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博士后 
动态信息
博后招聘
基金课题
科研成果
规章制度

 首页 > 基金课题 > 杨中新教授:马尔萨斯的价值决定论反映了社会经济实际

杨中新教授:马尔萨斯的价值决定论反映了社会经济实际
2013年08月26日  浏览次数:2858  
杨中新教授:马尔萨斯的价值决定论反映了社会经济实际

新西兰中国城网站就马尔萨斯研究专题于20138月再次访问我中心退休教师、深圳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杨中新教授。该网站相关报道摘引如下,网址:http://news.chinesetown.co.nz/2013/0821/708887.html

 

马尔萨斯的价值决定论反映了社会经济实际

 

——五访终生研究马尔萨斯的学者杨中新教授

 

中国主流理论认为,配弟、斯密和李加图是具有科学成份的古典经济学家,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是反动肤浅的庸俗经济学家。同处一个时代,竟有巨大反差,根源在哪?中国深圳大学经济学教授杨中新先生,于2013820日,就这个问题回答了新西兰中国城网站记者提问。

 

记者:马尔萨斯研究价值论的初衷是什么?

杨教授:正视现实,探索原理。英国经济学界从1800年到1815年期间也面临一个改革开放问题。改革农业政策,开放农产品市场,是当时理论斗争的主线。问题焦点不是改革开放本身,而是如何改革开放?斯密和李加图主张,取消关税保护,彻底废除政府干预;马尔萨斯主张,国家对自由经济要适当干预,虽然谷物的自由贸易使谷物便宜,供应稳定,但它有种种弊端。为此,为了说服政府和对方,他着手研究地租。詹姆斯·波纳说:马尔萨斯的第一个成就是阐发了人口原理;他的第二个成就乃是他对地租经济学的贡献。(波纳:《马尔萨斯》。

记者:土地肥力是以自然力为基础的。如果抛开科技,产出多少与农产品价格直接相关。那么,马尔萨斯是否从这里作为探讨价值的切入点呢?

杨教授:从自然的现象入手,进入社会的交换领域,再对交换的依据进行深入的思考。至此,马尔萨斯想到他的三位主要对手在价值决定论上的成就和失败。

记者:我学过政治经济学,知道这三个人是配弟,斯密和李加图,他们三位的历史贡献是什么?

杨教授:众所周知,配弟提出了劳动决定价值的观点(见《赋税论》);斯密初步建立了劳动价值论体系(见《国富论》);李加图把斯密的价值论一分为二,他只接受斯密的劳动创造价值的结论,但他不接受价值也是由购买劳动决定的正确推论(见《原理论》)。这个时候,一个男儿站出来说,我亲爱的朋友李加图先生是片面的,我们需要恢复斯密传统,这位男儿就是马尔萨斯。

记者:看来关键时刻,对于家庭来说要有男子汉,对于社会来说需要顶梁柱,对于某种社会思潮的泛滥需要有反潮流!

杨教授:对!马尔萨斯首先明确指出,政治经济学所指的价值是交换价值。因为只有通过交换的进行过程,才能得出双方耗费的价值是否相等;只有通过交换的结果,才能验证交换前的估价与交换后的实际差距有多大;只有通过劳动力与资本的不等价交换,才能得出资本家剥削了工人的确凿结论。没有交换何谈价值是抽象劳动的凝结?何谈交换双方各自的体力和脑力的支出多少?特别指出的是,后来马克思坚决站在那三位巨人的一方,视她们为革命理论诞生前的先驱者。

记者:马尔萨斯连同他的经济理论被打入冷宫后,李加图的学说为什么能取得支配地位?

杨教授:核心原因是李加图的主张,反映了英国工业资产阶级发展生产力的要求。也由于李加图在论战价值论时候,已经是英国赫赫有名的金融学家。同时,他有一批门徒宣传他的理论。

记者:英国当时是否形成了一个劳动造势的热潮?

杨教授:劳动创造未来,劳动增加财富,劳动改变人生的震耳欲聋的口号与劳动价值论上下呼应,使劳苦大众由被迫进城转入欣然进厂劳动,开始了他们噩梦般的工厂生活。

记者:马尔萨斯的反潮流,他反对的是什么?

杨教授:他认为除了劳动决定价值以外,还有一个交换者的占有欲望。

记者:占有欲脱离了劳动价值论的核心,况且它是一种思维现象。

杨教授:请不要忘记人的基本属性,人区别于动物的根本点是人的活动都是有目的性的。目的渗透在劳动之中,劳动是目的的手段!况且马克思对具体劳动的抽象,如果不是属于思维现象,不是主观对客观的能动作用,不是人类的大脑和心脏的自然作用,那又是什么呢?

记者:那么马克思为什么把劳动决定价值的结论,作为唯一的价值源泉呢?

杨教授:常识提醒我们,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目的,就是为了推翻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他的理论告诉我们,无财产的阶级创造了财产,有财产的阶级又不创造财产,这合理吗?这样,马克思为了劳苦大众向资产阶级夺权找到了无懈可击的理论依据,它激起千千万万最底层、最贫穷、最是苦力的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平等、尊严和实现按劳取酬而奋不顾身、前仆后继的斗争。

记者:请再重复一下马尔萨斯的价值决定论内容。

杨教授:马尔萨斯说:所谓价值就是指内在原因所引起的购买力,或者指可以叫做内在交换价值的那种价值。这种价值有多大?这种价值恰恰等于根据占有欲望和获得的困难而决定的商品的估价(马尔萨斯:《政治经济学原理》)。上边说的内在原因一方面是指商品获得时的困难即劳动消耗;二是指对商品的占有欲望。占有欲望的大小又决定于商品的稀少性。

记者:像金银、玉石、玛瑙和翡翠、钻石等,肯定是稀少,不仅获得时困难,人们的占有欲望也是很强的,所以卖的很贵呵!那么占有欲对稀有商品很强烈,对大众化的商品也是这样吗?

杨教授:生活中无时不有,无处不在。为了占有而去交换,为了交换而不折手段,为了不折手段铤而走险!

记者:占有欲反映在经济上它表达了什么?

杨教授:表达了市场需求。需求的强弱和大小展示了需求的有效性,这个理论恰是马尔萨斯价值论的核心。马尔萨斯说:市场价格不是由生产费用决定的,而是由另一原理决定的(马尔萨斯:《政治经济学原理》),这个原理就是供求原理,从供求原理又引申出有效需求的理论。

记者:马克思的价值定义是什么?他的价值决定论的核心是什么?

杨教授:马克思在说明什么是商品价值的时候,不像老师讲课那样,价值是什么呢?价值是,他是每阐述一个问题时,就牵出了价值的概念。第一,价值是商品经济范畴(实质上谈的交换);第二,价值是抽象劳动的凝结(实际上讲价值是同质的);第三,价值是一致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支出(实际上讲脑力和体力的同时支出);第四,价值体现生产关系(是剩余价值学说诞生前的胚胎)。

记者:这好像马克思并未否定马尔萨斯的价值决定论?

杨教授:马克思说过:价值是交换价值的承担者,从这个观点来看,它本身就是交换价值。可是,马克思担心别人误解,紧接着说,这个交换价值只是价值的形式,不是价值的实质。那人们要问,形式和实质,现象和内容能截然分开吗?又有人说,马克思把价值分为静态考察和动态考察,静态考察指的是价值,动态考察指的是交换。那人们也要疑惑,任何事物都是矛盾的对立统一物,缺少矛盾的任何一方怎能圆满解决事物呢?

记者:您怎样理解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生产该商品的价值量?

杨教授:我要问你,你怎么知道你的劳动时间是社会必要的呢?这不还得有交换的成功嘛!所以马尔萨斯与马克思的相同点在于价值是劳动所创,但马尔萨斯认为是具体劳动耗费多少,马克思认为是抽象劳动凝结多少;再有,他们都承认价值的存在有交换这一条件。但马尔萨斯认为,劳动耗费和占有欲望的统一,才能实现交换条件;马克思认为,唯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比较,才能决定交换是否成功。前者承认交换前是个估价,后者承认交换后才能证实你的劳动是不是被社会所认可。

记者:显然,马尔萨斯的价值决定论,反映了一个国家长远的经济生活;马克思的价值决定论是为了创造革命的理论依据而建立的。

杨教授:也应该看到,马克思对价值论的由具体到抽象的分析,既符合逻辑思维的轨迹,也符合商品生产的历史进程和无产阶级的胜利进军。所以,当我站在伦敦郊区的马克思墓地前,虔诚的献上鲜花的一刻,世代相传的伟人诗句扑入我的沉思中:怎样的一盏智慧的明灯熄灭了,怎样的一颗伟大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记者:听说您也去了马尔萨斯的墓地?

杨教授:去了。它坐落在伦敦西部的巴斯教堂。马尔塞斯的碑文比别的碑文又高又宽,新加坡学者周卫国先生向穿来穿去的长老讲解了我们的来意,他们很快找到了名册上的马尔萨斯的名字,并确认我们刚才在门口看到的墓碑就是马尔萨斯的,并说马尔萨斯的尸骨就在教堂下边(日本南亮三郎先生去的那年,葬地上没盖教堂)。买花、照相、瞻仰后的静思,结论是马尔萨斯应该进入伟人的行列!

记者:我能背诵凯恩斯的话:我在长久以来,把马尔萨斯认作第一位剑桥经济学家

杨教授:何止是剑桥的第一位经济学家,在各国所有版本的介绍改变世界历史的著作,从来没有遗忘马尔萨斯的英名!据我所知,第一个发现李加图理论两个矛盾的是马尔萨斯;第一个系统研究供求原理的是马尔萨斯;第一个把占有欲确定为价值决定因素之一的是马尔萨斯;第一个把购买劳动作为价值尺度选择的是马尔萨斯;第一个把需求程度视为数量,需求强度视为代价的是马尔萨斯;第一个提出价值理论创造的真实动机是为了建立经济体系的是马尔萨斯;第一个提出有效需求概念的是马尔萨斯;第一个提出利润的限制和调节原理的是马尔萨斯。这里仅例举8个例子,如果我们把他对财富增长、农业发展、稳定通货、控制国债、生产危机等全部经济思想和理论挖掘出来,我们看到的是真正的马尔萨斯:他不是一个无赖者,而是一个衣冠整洁、堂堂正正的学者;不是一个摇摆者,而是穗头低卑、颗粒饱满、硕果累累的实干家;不是一个骗子,而是永远称财富为经济,称分配为政治,轮廓清晰,知识渊博,嗜好现象,经验治国的政治经济学泰斗!

记者:看来您非常欣赏马尔萨斯的经验研究方法?

杨教授:用他的话来说,他写《政治经济学原理》的目的,是为了从现象入手提供政治经济学的一些极重要的规律,以备实际之用(该书第20页)。他从价值现象的积累中,扩展了经济与政治,发展与稳定,方向与措施的前瞻性眼光。

记者:您能用马尔萨斯的现象研究法对现实的中国大陆状况说点什么吗?

杨教授:首先在理论上,坚持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为中心,以马克思理论为政治基点,以马尔萨斯理论为经济基点,处理好政治与经济的关系。其次,在实践上,多谈两个,少谈一个比如,两个大国——中美关系左右世界形势;两个三十年——以路线和谐来分析中国形势;两种认识的蛋糕——生产与分配的经济形势;两种贪腐行为——老虎苍蝇一起打的法治形势;两大地域的发展——自由贸易区和农村城镇化的开放形势等等。

记者:您把马尔萨斯经济理论作为经济基点,大陆的理论界、企业界能接受吗?

杨教授:我肯定他们现在不会接受马尔萨斯的名字,但是如果做法上学着马尔萨斯,那他一定会聪明起来。因为他们有一天会认识到,抽象掉经济现象的探索不一定是有真理;抽象掉制度的研究不一定是辩护士;从历史角度看问题的不一定深刻;从现实角度看问题的也不一定浅薄!

记者:谢谢!很希望下次再谈。 

 
相关资料:

·马尔萨斯反对济贫法是震响福利社会的惊雷 2012/07/10
·新西兰中国城网采访我中心退休教授杨中新先生 2012/07/11
·《毛利人口及其祖先探源》 2008/09/10
·杨中新:马尔萨斯的两个级数是人口原理的闪光点 2011/10/21
·马尔萨斯没有说过用战争消灭过剩人口——再访终生研究马尔萨斯的学者杨中新教授 2010/09/04
·Hacked By T4MB03N4N 2018/12/21
·《中国人口老龄化与区域产业结构调整研究》 2005/11/21
·杨中新 2011/12/20
2003-2018 © 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电话:(0755)26536170 传真:(0755)26535689 地址:中国深圳 深圳大学文科楼七楼  粤ICP备07006966号
温馨提示:本站点为公益性学术网站,相关文章如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